网络公司,网站,做网站,上海做网站
飞马网络 >> 新闻动态 >>行业新闻

谷歌图书馆事件 学者称恐惧来自于信息误差

飞马网络】 -谷歌事件探访之一

  美国时间2009年11月13日,谷歌同众多作者、出版商,以及代表作者和出版商的美国作家协会和美国出版商协会,各方向美国联邦法院南纽约州分院,提交了经修订的和解协议。新协议中原告方决定缩小诉讼集体的范围,同时谷歌表示有意与包括中国在内的各地相关版权人、机构直接合作,以达成类似的协议。协议主要修订的方面包括:国际适用范围、无人声明版权著作、将和解协议涉及图书转售给第三方(包括谷歌的竞争对手)、访问模式和定价与非歧视条款。

  随着事件的推进,围绕谷歌图书搜索涉及的版权问题再次引起公众关注。截至记者发稿时止,在腾讯网关于谷歌“侵权事件”的调查中显示,“支持谷歌”的有9358人,“反对谷歌”的有2784人。

  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严锋就谷歌图书馆事件谈到:“现在很多人把Google的未来想象成一个怪物,比如它会拥有世界上所有图书版权,垄断我们的精神生活,这可能吗?有些人说,Google是暗渡陈仓,是特洛伊木马,先打着公益的旗帜扫描图书,实则上是将来摇身一变,成为垄断出版商。但是你要想,Google它真有这个能力来垄断我们的精神生活吗?这恐怕就是对新技术、新传播模式的不了解而产生的恐惧。”

  ●谷歌:搜索绝非全文阅读

  “人类已经撰写的绝大多数图书会随着岁月流逝消失了、不见了。图书是世界共有知识、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书籍数字化将使成百上千万绝版但受版权保护的书籍‘复生’”,这是谷歌的联合创始人和技术总裁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发表的谷歌数字图书馆建立的初衷。

  负责图书事宜的谷歌全球研发总监Daniel Clancy,近日对中国部分新闻媒体表示,谷歌愿意和所有的作家一起协商解决版权问题。此外谷歌强调,图书搜索只是为搜索,不是为阅读,希望通过沟通使中文著作能在世界范围得到共享。

  据悉,在2008年10月,谷歌同众多作者、出版商及美国作家协会、美国出版商协会达成和解协议,同意在美国开放数百万种绝版书籍的访问权。而在今年11月13日,和解各方向美国联邦法院南纽约州分院提交了经修订的和解协议。法庭将确定相关时间表,并将在明年初举行最终公平听证会。

  此修订版的发布,正值谷歌在中国的数字图书馆图书扫描项目引起知识产权纠纷之际,因此也引起业内外普遍关注。对此,Daniel Clancy表示,此次修订版和解协议最大的变化是诉讼范围缩小了。“由于原告决定缩小诉讼集体范围,这意味着谷歌和中国的作家、版权所有人及代理机构可以进行更多的直接沟通和合作,以达成类似协议,使他们的著作能在世界范围得到共享,中国的书籍应该拥有全球市场的机会。”

  ●不同来源提供不同形式的预览

  谷歌图书搜索战略合作部亚太区首席代表Erik Hartmann具体介绍了图书来源:“我们扫描的书籍有两个来源:第一个来源是我们的‘图书馆项目’,根据这个项目,我们扫描了由知名的40余家图书馆合作伙伴提供的藏书,其中包括密歇根大学图书馆和斯坦福大学图书馆。对于已经超过版权保护期的图书,用户可以免费阅读并下载整本图书。如果所扫描的图书仍在版权保护期内,我们最多只在搜索结果中呈现该书的三个片段;或应著作权人要求不呈现任何内容。”

“第二个来源是我们的‘合作伙伴项目’,根据这个项目,合作伙伴(通常是出版社)授权我们对其图书进行数字化并在互联网上提供有限的内容预览。在进行‘内容预览’时,读者可以阅读图书的部分内容,一般为整本图书的20%。今天,有来自100多个国家的超过3万名著作权利人参与了这个项目,他们为我们提供了超过150万册图书的授权。仅在中国,就已有超过50家出版社向我们提供了6万本图书的授权。”

  针对“未经作家同意扫描图书已构成侵权”这一说法,Daniel Clancy表示,所有图书的扫描只是用于搜索,并且只显示非常小的一部分。如果有作家不愿意自己的书被扫描,谷歌会非常尊重作家的个人意愿,将书删除。

  上个月为谷歌图书引发的风波,Erik Hartmann已专门来华与各方进行沟通。此次据Erik透露,本周五谷歌将和文著协再次进行沟通,届时双方会涉及更多的问题。而文著协已经开始帮谷歌与更多的作协、出版协会沟通、联系,谷歌希望各方能够达成一致的结果。

  ●作家的恐惧来自于信息误差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很多作家其实并不十分了解谷歌图书馆这种产品,因此造成了不少误会。韩寒近日发表文章谈到:“最近我仔细查了一下新闻和报纸摘要,发现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得到的资讯是否全面,所以,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分成两种的。第一种,假设谷歌的确扫描了全书,并在网络上提供免费阅读和下载,那么毫无疑问的,这是非法的。管你事后事前给钱这不重要,这尤其对传统图书作家有巨大的伤害。第二种,假设谷歌扫描和摘录了图书的一个部分或者一些段落,并没有提供全文阅读,可显示和阅读的字数控制在一个很小的比例内,我个人并不认为这个行为违法。我并不知道谷歌属于哪一种行为,如果是前者,严惩不贷,如果是后者,被人陷害。”

  著名媒体评论员刘兴亮就此分析道:“我觉得可能大多数作家对谷歌还是误解了。现在抗议声音最大的是韩寒那本书,我在网上看了一下,谷歌只提供了一个三行字的摘要,包括封面,是哪个作者、哪个出版社、定价多少钱,书号是多少,这是一个非常公开的信息,不应该算作侵权。因为人家也是帮助你传播你这个书的相关信息。”

  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严锋也一直关注谷歌图书馆的问题,他说:“我觉得现在国内外都有一种集体的歇斯底里,对Google的恐惧,总说‘狼来了’。真有多少作者使用Google图书馆?越是使用图书馆的人越不会反对。中国作者和相关协会对Google图书馆的运作十分不了解,有一个信息误差。公益性质的Google图书馆和计划中的出版业务其实是两码事。有趣的是,对‘盗版’、‘侵权’最激烈的批评者,常常是最少被盗版的作者。那些被‘盗版’最多的人,比如韩寒、郭敬明、安妮宝贝等,他们的名声都是和网络,和新的文化复制模式紧密联系起来。他们都知道里面的奥秘和机制。凡是网络时代的门外汉,往往是边缘化的人,最担心自己的东西有没有被盗版。”
来源:新华网

2010-11-5 16:52:44 | 浏览:3185 |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