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公司,网站,做网站,上海做网站
飞马网络 >> 新闻动态 >>社会新闻

蔡铭超:因两件拍品无法入境而不付款

2月25日以电话委托方式拍下圆明园兔、鼠首的“神秘买家”昨日亮相:中华抢救流失海外文物专项基金收藏顾问、厦门心和艺术公司总经理蔡铭超。
中华抢救流失海外文物专项基金昨日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 “当时我想,每一位中国人在那个时刻都会站出来的,只不过是给了我这个机会,我也只是尽了自己的责任。但我要强调的是,这个款不能付。
”蔡铭超在会上表示。 在蔡铭超宣布“不会付款”后,拍卖圆明园兔、鼠首的佳士得相关部门就此发表声明称,不会对委托人或者购买者的身份做任何评论,也不会对该事件将要采取的下一步措施,做任何评论或推测。
有关专家称,蔡铭超此举事实上已经宣告圆明园两兽首流拍。

为何参与竞拍

非常情况下的非常举措,必须站出来,有机会也有能力
自圆明园兔、鼠首以2800万欧元拍出后,“神秘买家”的身份一直是个谜团。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兔、鼠首被佳士得国际印象派和现代艺术的联合主管托马斯·赛多克斯通过电话拍得。随后,佳士得发表声明予以澄清称,兽首是由匿名买家委托佳士得员工进行电话竞投。
“神秘买家”的身份昨日终于揭晓。中华抢救流失海外文物专项基金副总干事牛宪峰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蔡铭超拍下圆明园兔首、鼠首“无疑冒着极大的压力和风险”,是非常情况下的非常举措。
相关人士透露,拍卖会当天,蔡铭超与拍卖行进行了委托,“当时的本意是看一下拍卖现场的情况。如果撤拍或流拍,我们就不参与了;如果是进入了正常的拍卖程序,我们就会进一步关注。”
随着现场拍卖师报价从900万、1000万、1100万欧元一直身至1350万欧元,蔡铭超最终出手,并分别以1400万欧元的价格拍下兔首、鼠首。“在现场拍卖师报价不断攀升的情况下,蔡铭超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参与了竞拍。”牛宪锋说。
“我是一个中国收藏家,也是国宝工程收藏顾问,愿意尽个人的力量抢救流失海外文物。在得知圆明园鼠首和兔首要被拍卖后,我觉得我必须站出来。我有这个机会,我也有这个能力。 ”蔡铭超也出席了昨日的新闻发布会,但在简单表达为何参与竞拍后,就匆匆离开了新闻发布会。

为何“拍而不买”

鼠首和兔首是从圆明园非法流失的,不能入境自然不能付款
据悉,蔡铭超曾在2006年10月7日的香港苏富比“佛华普照——重要明初鎏金铜佛”专场拍卖会上,以1.166亿港元的价格拍下绝世铜佛——明永乐释迦牟尼坐像,结束了铜佛在海外飘零多年的历史。
对此次“拍而不买”,昨日深夜,蔡铭超通过中华抢救流失海外文物专项基金,向晨报记者表示,自己注意到2月26日国家文物局发出的《关于审核佳士得拍卖行申报进出境的文物相关事宜的通知》,“通知明确指出,佳士得拍卖行在法国巴黎拍卖的鼠首和兔首铜像是从圆明园非法流失的。佳士得在我国申报进出境的文物,均应提供合法来源证明,如果不能提供这个证明或证明文件不全,将无法办理文物进出境审核手续。”
蔡铭超表示,自己还注意到《通知》规定,文物部门如发现佳士得申报的进出境文物可能是被盗、走私文物的,应立即向国家文物局和公安、海关部门报告。“作为一个中国人,我必须遵守中国政府的规定,相信我和中国其他收藏家今后都会这样办。如果这两件拍品无法入境,我自然不能付款。”

两兽首未来走向

事实宣告流拍,佳士得要么重新拍卖,要么转卖第二竞拍人
蔡铭超最终拍得圆明园兔、鼠首,但表示不会付款,此举引出一个关键问题:圆明园兔、鼠首会不会再次被拍卖?
对此,牛宪峰表示,由于尚未付款,且目前仍在付款期限内,因此拍卖能否最终成交尚属未知。
牛宪锋同时表示,今后将采取更加强有力的、积极有效的手段,阻断流失文物的拍卖,不能让流失文物的拍卖成为有“案例依据”的商业惯例,以避免类似的拍卖对流失文物原属国人民的情感和自尊造成更大的伤害,避免对国际公约的法理原则和道德公理、对全人类文化遗产的保护造成更大的伤害。
对蔡铭超此举,据中新社报道,一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国青铜器专家表示,事实上这等于宣告了兔、鼠首流拍,“蔡铭超行动对圆明园两兽首的拍卖起到了拖延作用,事实上宣告了该文物的流拍。当然,倘若文物持有人仍旧执意拍卖两兽首的话,那么佳士得将择时进行重新拍卖。”
按照欧洲拍卖行的行规,竞拍落锤的七天之内,或者老客户一个月之内就该付款提货,之后才算整个拍卖程序最终完成。但如果买主由于各种原因无法或者拒绝付款,就会造成实际上的流拍。或者拍卖行与买主再次友好协商,寻找其他的付款方式;或者将拍卖品转卖给第二竞拍人,对第一买主实行罚款或者扣除保证金等惩罚措施。

将面临如何处罚

可能损失100万欧元,还有可能面临刑事制裁
除了引出两兽首事实流拍外,蔡铭超是否将为此承担责任、承担何种责任也是关注焦点。
按照国际拍卖法,保证金将被没收。上述青铜器专家表示,蔡铭超“拍而不买”可能有多种结果:如果是佳士得的老买家,按照一般拍卖程序,蔡铭超有可能无须交纳就能参与拍卖,但蔡铭超可能会因此被各家拍卖行列入“黑名单”;第二种情况是佳士得可能因此对蔡铭超提起法律诉讼。
对蔡铭超可能不交保证金就竞拍,据海峡导报报道,国家注册拍卖师、厦门定佳拍卖相关负责人项女士认为,这种可能性不大,“拍卖保证金基本上是肯定要交的,数额一般是标的底价的10%到20%。按照鼠、兔首900万欧元的起拍价,蔡铭超要付出100万欧元左右的保证金。”
项女士的这一说法,得到部分相关人士的认同。知情人士透露,为挽救文物,蔡铭超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另据中央电视台报道,对于蔡铭超“不付款”的声明,有法国专家认为,如果蔡铭超违约,可能面临法国方面的刑事制裁。

谁是蔡铭超?

服装生意发家,拍卖资金可能是自己的
□据海峡导报报道
蔡铭超的家乡在离厦门不远的晋江,那里曾是中国最发达的服装批发市场,也是一个盛产商人的地方。
和当地走出的很多大商人——包括连年进入胡润和福布斯榜前5名的许荣茂一样,蔡铭超也是做服装起家的。
上世纪90年代,为了“以瓷会友”,蔡铭超开了厦门七月情陶瓷文化有限公司。几年后,他挂靠作为国有企业的厦门国际商品拍卖公司,成为拍卖部的经理。
2005年,厦门国拍将拍卖执照收回,蔡铭超马上自立门户,成立了厦门心和艺术公司。
拥有自己的拍卖公司时,蔡铭超早已是苏富比、佳士得等大拍卖行眼中的“VIP”了。据接近蔡铭超的人士透露,近两年,苏富比、佳士得等大拍卖行也开始关注内地买家,常常把拍品送过来巡展。 “开始的时候,他们不搭理我们,现在蔡和他的好多朋友早已是贵宾了。 ”
对于此次鼠、兔首的拍卖,厦门心和艺术公司副总林上钦说,公司员工全都不知情。当问及蔡铭超的资金来源时,林上钦说:“都是他的自有资金吧。

政协发言人:希望法国把抢的东西送还

□晨报驻京记者 郭翔鹤
圆明园兔、鼠首拍卖也引起了全国政协委员的关注。昨日,全国政协十一届二次会议举行新闻发布会。在回答有关记者提问时,大会发言人赵启正表示,希望有一天法国会把抢来的东西送还给中国。“圆明园兔、鼠首拍卖在全国影响很大,全国政协委员们很关心。”赵启正表示,有的中国网友也在网上问,我们一向很崇敬法国文化,这次怎么了?法国文化生病了?这种行动后面是什么样的价值观?
赵启正说,大作家雨果曾这样写过,有两个强盗走进了圆明园,一个叫英吉利,一个叫法兰西。我希望有一天法国解放并涤清了自己,会把这抢来的东西送还给中国。
对圆明园被洗劫给中国人造成的心灵创伤,赵启正说,现在还健在的法国作家贝尔纳·布里泽,写过一本书叫《第二次鸦片战争洗劫圆明园》,“这本书有中译版,我记得是2005年图书展览时是一本热门书。他说,圆明园的洗劫给中国人造成的心灵创伤就好像是如果1871年普法战争的时候,普鲁士的士兵把卢浮宫、凡尔赛宫,再加上国家图书馆一起摧毁,那么给法国人会造成什么样的心灵创伤,这是一样的。这是这本书里写的。”
事实上,对佳士得强行拍卖圆明园两兽首,法国国内也出现了众多的反对声音,“欧洲保护中华艺术协会主席波曼德·高美斯,也提出来制止佳士得拍卖圆明园兽首,所以政协委员们跟我说,不能把佳士得强行拍卖圆明园的兽首看成是这次事件的失败,它教育了世界人,包括法国人自己。”赵启正表示。

佳士得声明:我们不做任何评论

□晨报记者 徐惠芬
昨晚,佳士得伦敦公司媒体公关部亚利克斯桑达给晨报记者发来了佳士得对此事件的声明。
在声明中,佳士得称:“我们已经知道了这个新闻。从我们的政策角度来说,我们不会对我们的委托人或者购买者的身份做任何评论。同时,我们也不会对该事件将要采取的下一步措施,做任何评论或者推测。”
摘自:http://news.qq.com/a/20090303/000119.htm

2010-11-5 16:18:04 | 浏览:3651 | 返回